首 页 女性生活 体育新闻 教育新闻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大咖名流 军事新闻 娱乐新闻 科技前沿

旅游新闻

为长沙独立书店经营者画像:那些永远等候爱书人的人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0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阿克梅书店内,一位读者正在选书

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。根据亚马逊中国发布的《2020全民阅读报告》,有48%的成年读者年阅读量超过10本,有33%的未成年读者年阅读量超过20本。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理事长张毅君表示,疫情期间,有69.6%的用户在居家防疫期间选择通过阅读消遣。

一方面是“阅读助力实现个人理想”的观点逐渐被认可与接受,另一方面却是实体书店经营状况持续走低。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《2020年第一季度图书零售市场分析》指出,1-3月整体图书零售市场同比下降15.93%,网店渠道同比上升3.02%,实体店渠道同比下降54.79%,其中2月份开卷实体店指数创下监控以来最低值。

美国作家海莲?汉芙曾在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中记录自己和伦敦旧书店书商弗兰克之间一段关于书的情缘,其中不少话题至今仍能激发读者的思念和共鸣,被誉为“爱书人的圣经”。在长沙,有人将书店视为一桩不赚钱的生意苦苦维系;有人凭借一腔热情跨行开店,在遇挫后选择放下身段向行业前辈取经学习;还有人通过反复实践积累经验,并决心在行业不景气时破除藩篱,用科学规划、务实经营寻找出路。

如何看待这些执着于侍弄一家实体书店的经营者?罗曼?罗兰的那句名言或许恰如其分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它。”

天麓书店内,杂乱摆放的图书

书店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

疫情对实体书店的影响显而易见。过去2个月,北京单向街书店、南京先锋书店、广州1200Bookshop先后对外发声求援,除此以外,国内几乎每座城市都有一些小有名气的书店通过参与视频直播、建立微信社群等方式自救。

虽然长沙近年来新开了不少书店,但其大多是成规模、资金较为充裕的连锁书店。而那些个体经营的独立书店处境如何,同样值得外界关注与了解。

4月15日,记者来到位于长沙汽车西站附近的天麓书店,这家旧书店共有两层,里面堆满了各种类型的图书。见到有人进来,店主简单询问完购买意向后,便用手示意记者往楼上走。

与新书店不同,逛二手书店需要极大的耐心和不错的眼力,心仪的图书很可能只有一本,没有任何挑选余地。记者围着书架转了一圈,总算找到一本很多年前感兴趣的文集,下楼结账时,又从旁边的架子上翻出两本《中国国家地理》过刊,它们的价格都只有原本新书定价的20%-30%。

4月20日,记者再次上门淘书,并随口询问店主《中国国家地理》的销售情况。该店主表示,尽管目前市场上有人专门成套收集此类杂志,再将其打包按高价卖出,然而书店在进货时几乎不会刻意挑选整理。因此,这些随机拿到的过刊每本净利润都不高,不过“总体销量好过时尚杂志等快消类刊物”。

而在岳麓山景区东门外的新民路上,“长沙旧书店中售书最贵的”师达古旧书店很不打眼。得知记者来意,负责看店的老爷子婉言谢绝:“开店18年,我也没赚到什么钱,实在有些不好意思(接受采访)。”直到记者从书架上选出几本感兴趣的书问价,他才打开了一点话匣子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网站首页 女性生活 体育新闻 教育新闻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汽车资讯 大咖名流 军事新闻 娱乐新闻 科技前沿